万德宣言 万德团队 万德论文 万德培训 万德论坛 万德留言 万德网络文摘(精品)
     
     
 
与一位企业老总的管理对话(三)


    (2000年8月,汪洋先生与一位企业老总做了一次长时间的交谈。这是一家新兴的电脑技术公司,老总很年轻,雄心勃勃,又沉稳睿智。汪洋先生的这次长谈,饱含了其多年来在企业管理中的切身体验和深思熟虑,发人深省,值得一读。长谈之后,汪洋先生被聘为这家公司的高级管理顾问。)

第一部分
"逆取"纵可谅,"顺守"方能长
第二部分
家族企业需变革,否则难有大前途
第三部分
改革必须有真心,忠于原味方能成
第四部分
老总魅力诚可贵,科学管理更要紧
第五部分
不成功的企业各有各的原因, 成功的企业原因只有一个
第六部分
管理学问大,切莫等闲视


三、改革必须有真心,忠于原味方能成

    汪洋:是啊!怎不令人惋惜?!还有一种情况。有的公司改革起来三心二意,左右摇摆,结果改革半途而废,加速了公司的灭亡,就更加令人痛心。
    老总:哦?请举个例子说说!

[案例六:房地产公司A]

    汪洋:深圳有这么一家房地产公司,我们称为房地产公司A吧,因为后面还要谈到另一家房地产公司。这家公司的老板是靠卖猪肉——走私——贿赂起家的,事业已经做到很大了,在深圳颇有名气。这家公司倒是一开始就没有走家族化的路子,公司里一个亲戚、老乡也没有,可见老板有一些现代企业的追求。但是它的内部管理一直很乱,经营上也一直未能摆脱坑蒙拐骗的老路子。老板的政治兴趣很大,设法当上了省政协委员,但是还不满足,还有进一步的“追求”。由于公司名声欠佳,这个老板经常受到有关领导的敲打,要他注意公司形象。这位老兄就此动了改革的念头,想要通过模仿先进企业,改造自己公司形象。于是公司打出巨幅广告招来管理高手,又请来著名大学的教授专家进入公司诊断、开方。一时间公司“改革浪潮”滚滚而来,颇有一番“中兴”气象。
    老总:改革的结果如何?
    汪洋:结果是改革半途夭折,改革者落荒而逃,改革成果丧失殆尽,旧的力量更加强大巩固,旧的做法变本加厉,情况比改革前更坏。
    老总:怎么会这样?快详细说说!
    汪洋:真是“孩子没娘,说来话长”,让我试着慢慢说清楚这个案例吧。这家公司的“政治”格局是这样的:老板文化很低,却非常精明;几个副总文化较高,是业务台柱,他们分管工程、销售和融资,各把一方。几位副总同时又是创业元老,在公司中人脉、根基很深。他们分管的地盘,连老板都很难插得进去。老板不懂具体业务,离不开这些副总;老板对他们极不信任,又下不了手解决他们的问题。几位副总作为创业元老,在自身利益上却毫无保障,老板一直不肯给他们股份,连工资也大大低于行业水平。他们连起手来对付老板,保护自己。他们在自己分管的地盘内搞独立王国,谋取利益,任用私人;这些地盘里于是问题丛生,损害公司、侵害业主的恶性事件经常发生,使得老板非常头痛,又无可奈何。
几位副总一直以“共进退”来与老板周旋;老板一直处心积虑要分化和削弱他们,结果总是失败,对方比他更聪明,从不上当;老板又没法硬来,因为一下子失去这么几个台柱子,对公司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;何况他们还掌握着老板起家时的大量秘密?而老板的个性又非常优柔寡断、偏听偏信。几位副总还见人就保,即使有员工确实该予以处理,他们也出面保护;老板则擅使分化瓦解术,喜欢“挑动群众斗群众”,对员工薄情寡信,过河拆桥;久而久之,几位副总的民望很好,几乎全部员工都站在他们一边;这就更加增强了他们的力量。
在这种情况下,公司要想推动任何事情,都非常吃力。许多事情都要老板自己去跟办事者谈条件,人们只为老板办事;老板似乎也乐意促成这种局面,各位副总、经理也乐得不为老板操心,有事让他自己去搞掂好了。
作为改革者的行政副总,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境下进入公司的,当然他开始并不了解这种情境的复杂性。您可以想象困难的程度了吧?
    老总:是的,我有一些明白了……
    汪洋:在经营方面,企业由于内部管理的混乱和经营作风上的薄情寡信,延期交楼、降低标准交楼的情况极为严重,物业管理也问题极多,业主与公司经常爆发恶性冲突,伤人事件经常发生。公司以往不是认真为业主解决问题,而是利用法律漏洞、官商勾结,仗势欺人,糊弄业主。公司豢养了10多位律师和和几百名保安,用来对付业主。表面上似乎是胜利了,其实得不偿失:不得不赔付的款项、律师和法律开支、保安的开支就已不小,公司在社会上的恶劣名声更使公司损失巨大。
    老总:现在是买方市场,各个开发商之间的竞争很激烈,这样经营简直等于自杀。
    汪洋:我们这个行政副总进入公司后,根据他在短时间了解的情况和多年企业管理经验,提出要采用“一手加强规范化管理,一手加强企业凝聚力”的方针,实施全面的管理改造,把民营企业的体制优势与国有企业的管理优势结合在一起。这个“施政纲领”一提出,立刻得到公司上下的普遍欢迎,员工们欢欣鼓舞,支持改革方案。
应该说,改革在经营上、在对外方面还是取得了不小成效的。公司原来在几位副总的主持下,长期对业主采取“敷衍”、“拖延”政策,有意造成许多问题,以便对老板“拥兵自重”(只要老板请几位副总一出面,事件就奇迹般化解了!)。在行政副总主事之初,他们还唆使人假冒业主投放串联传单,威胁要闹事(奇怪的是业主还没有收到这些信,就被副总一伙们发现交给老板了),以警告老板不要想把他们一脚剔开。现在公司开始与业主真诚对话,认真听取业主意见,根据公司的条件和可能,排出时间表,开始逐一解决业主提出的要求。同时加强内部管理和督促,督促和帮助各个有关部门逐一解决负责范围内的问题。就这样,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,业主的情绪渐渐平息,公司与业主的关系逐渐好转。到了年底,业主居然和公司员工一起联欢呢!
    老总:真是可喜的变化!对外服务的改善是以内部加强管理为前提的,想必他们在加强内部管理方面做了不少努力。
    汪洋:是这样的。一方面是加强了规范管理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改革给大家带来了希望。
    老总:应该乘胜前进。
    汪洋:可是老板就只对“加强规范管理”感兴趣。对于计划管理体系的推行,他大力支持;对于各项规章制度的制定和执行,他大力支持;对于推行ISO9000质量体系,他大力支持;对于推行员工考绩考评体系,他取其所需;而对于“加强公司凝聚力”,他就只是口头支持,具体措施一条也不肯批准,找出种种理由加以拖延,还挑起员工、干部内部的纷争,使这些措施一个个流产。结果,员工只得到了一些小恩小惠,薪酬改革遭到流产,员工持股的方案则胎死腹中……结果干部员工普遍觉得又上了老板的当。“管理”的绳索比以前更紧了,“福利”的所得却微乎其微,使大家觉得还不如不改革的好。于是改革的阻力越来越大。
    老总:危机就要降临了……
    汪洋:在这样的时候,老板还进一步加剧矛盾:他一块块地挖掉“老人”们的地盘和人员,移到行政副总手下,使得行政副总拥有过分庞大的地盘和队伍,招来副总们的愤怒:而老板遇到各方面的不满,又一概推给行政副总去面对。这里成了全部矛盾的集中地。
    老总:几位副总的态度如何?
    汪洋:开始他们当然也支持改革,但是他们比谁都更了解老板,一开始就将信将疑,不太相信老板的诚意。后来的事实发展,使他们更加心灰意冷。他们一方面对新人放柔身段,作支持状,顺便也把大小事情推给新人去面对;新人做多必然错多,老板的不满在日益积累,副总们则在一旁推波助澜,善加“引导”;同时副总们也在下力气争取老板,加强老板对自己的信任和依赖。当副总们觉得行政副总再也已经无力推动有利于自己的“改革”,反而在日益威胁自己;而老板则觉得行政副总已和副总们形成尖锐对立,无力再推行更强化的管理措施的时候,他们就联合起来抵制行政副总自己了。行政副总回天无力,只好退出。副总们得到了改革带来的一切好处,而改革对他们的威胁则是“有惊无险”,烟消云散了。老板更加信任和依赖“老人”,他们成了永远不倒的“不倒翁”,久经考验的公司“元老”——我想,政治舞台上的那些元老大概也是这么诞生的吧?
    老总:如果行政副总也象其他副总一样聪明,是不是好些?
    汪洋:没有用的,他的角色跟他们不同,靠“聪明”是躲不过去的。他后来实际上已经不是一个改革者的角色,而是老板用来打人的棍子和挡箭牌。老板自己是不会跟副总们发生正面冲突的;关键时候,老板就会把他推出去做牺牲品。行政副总当然不愿意充当这种角色,发展到如此结局。这不是他的初衷。
    老总:改革失败,这家公司后来怎么样?
    汪洋:总说狼来了,狼总是不来,结果可想而知。人们对企业彻底失望,纷纷离职,甚至以公司批准离职设宴庆祝的。留下来的人,也不愿意做事,工作能推就推。特别是不来钱的、得罪人的事情,再也没人肯做。企业里阿谀奉承、偷奸耍滑之风盛行,老板、副总们搞起了“寡头政治”,是非、公正完全以是否进入老板、副总们的小圈子为准,风气比以前更差。
    老总:这家企业现在怎么样?
    汪洋:说起来简直富有戏剧性:最近这家企业“祸不单行”。先是老板因为以前起家时的劣迹——行贿——而涉及到深圳一件大案中,被“双规”了,这事不说你也知道吧?
    老总:我已经猜到了。
    汪洋:可笑的是,“省政协委员”的头衔并没有保护得了他;而且,尽管他以前一直因为害怕自己的劣迹暴光,而在管理上总是和稀泥,最终他还是栽在这些劣迹上。
    老总:还有一件呢?
    汪洋:还有一件就是被税务局查出多年来偷税漏税数额巨大,恐怕要被罚几千万元。这家企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被罚几千万元,恐怕只有关闭了。税务局的人在查处过程中告诉公司去办事的人:你们公司那帮人,哪里是来帮你们老板的,都是来害你们老板的!从这句话就知道,老板和干部、员工的对立到了什么程度!
    老总:真心帮他的,他又保护不了,留不住,反而伤害了别人。
    汪洋:真是“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算了卿卿性命”;多年来的奋斗,付之东流,白忙一场。
    老总:没有及时“改邪归正”,总有一天就是这个下场。也不知道是悲剧还是喜剧?
    汪洋:还是悲剧。事业做得这么大了,本来是完全有条件转向的。可是老板还是固守老的一套不放。比如,现在许多事情都可以到政府有关部门正大光明地按程序、按规定办理,可是这位老板还是过于迷信金钱的力量,动不动让人拿钱去“搞掂”;结果大家就合伙欺骗老板,把什么事情都说得那么难办,一次次从老板手里骗钱;而对于这种“有能耐的”人,不但别人不敢触犯,就连老板也让他们几分。这就在企业内造就成了一个特殊群体,这个特殊群体,就象我们前面所讲的“融资人员” 一样,对于企业管理有着很大的破坏性。
    老总:没错。花钱事小,对企业建设的危害事大。花钱能搞掂一切事情,企业就不可能认真地从事正当经营、改善经营水平和管理水平。企业中的“公关”人员是管理中的破坏因素,应当加以限制和约束。另外,“金钱
外交”也会破坏企业风气,破坏人们的是非观念。
    汪洋:您说得太对了,很深刻。老总们若都能象您这么想就好了。这个案例的悲剧性还在于:如果老板能够安排好副总们、经理们和员工们的利益,比如实行员工持股,改善员工福利,切实增强公司的凝聚力,这些副总、经理和员工本来是可以成为改革的支持者和动力的;但是由于老板的狭隘和短视,却使他们成了改革的反对者和阻力。
    老总:对了,您前面还说请了著名大学的教授来诊断开方,成果怎样?
    汪洋:他们是公司里有人为了对付那个行政副总而撺掇老板请来的。教授们的表现令人失望。他们本来不了解企业,又一味迎合老板,结果搞出来的东西遭到人们更大的反对。
    老总:我也听说他们的口碑并不好,究竟是怎么回事?
    汪洋:现在社会上很吃香的一批“管理专家”,几乎都来自那个以培养“御用文人”出名的大学,他们是来做生意的,不是来帮助企业排忧解难的;他们是来锦上添花的,不是来雪中送炭的;他们是来捧场的,不是来看病的——你只要看他们选择企业的标准就知道了:必定是多少多少资产以上的大公司,最好是国有企业,因为这样企业的老总需要人吹喇叭、抬轿子;私营小企业,请之何益?再说你请他也不会来,他嫌你企业太小,没多少油水;而且做了没什么吹头,企业倒闭了他们的名誉还要受牵连。
    老总:您说得太好了!真是一语道破天机!